卷毛的都是個受

深夜的時候總愛胡思亂想。

剛剛在補一美的雙雄,聽到這段秒出戲hhhhhh

如果沙灘離婚時他們這樣對話應該會很可愛xd

p.s.老兄你中槍的地方不是胸口嗎.......2333


希望大家可以花點時間看一下哦~我打了很久的(x)

清臣太太的shape of love相信是在ec圈混的大家都知道的本子,因為它畫風美劇情好而且一本難求,我在ec圈混了才不久自知沒有資格説對這本子有多瞭解或者比别人多多少的愛,不過收藏的意欲還是有的。


早幾天我在閑魚無意中發現了有太太掛著這本,等她出了其他包包再賣。我和其他一堆妹子紛紛在下面留言求太太放的時候艾特一下我們。她都好心的一一答應了我們。到了今天中午我又有點心急的私了太太,這裡要說一下因為我不太懂用閑魚,找不到不拍下(拍下別人就拍不到啦!)又可以私到太太的途徑,所以我便旺旺了她,因為我是學生黨,我怕上學途中看不到太太艾特我,我問她如果要放,是否方便晚上放(我知道我很蠢請不要吐槽xd)後來太太沒回我我知道她應該是沒看見旺旺了。


晚上我手癢再按閑魚看一下,神奇的事情就發生了:本子下架啦!可是我見不到太太艾特我們任何人,所以我便問太太是否買了,對話內容見圖一。


後來太太説因為按排隊我是第一個,如果我要可以出高價買,當按照時閑魚上面顯示的價錢(價錢就不說了怕你們去找)其實我已經不會買了,不過我還是有些話想跟太太説,所以便請她私我旺旺一下。內容見圖二,三。


所以其實我po這個po出來絕對不是要婊任何人,(我連價錢都馬賽克掉了,賣家內容也沒放上來就求妹子們不要肉搜啦orz)衹是希望說一下我知道大家求本心切,也知道價高者得是人之常情,但如果太太沒有説怎麼放就先掛著,可以請大家排一下等太太艾特嘛?這樣私賣家插隊好像有點不公平誒,雖然以最後的價錢可能也沒有人可以和妹子爭了,但系我還是希望以後買本子的妹子可以等賣家們艾特了,到時先到先得又好,拍賣也罷都比較公平。


然後就是到最後太太的包包還是沒有出掉的,根據我的閑魚太太好像還未通知其他人本子已經賣掉了...希望其他妹子們不要桑心,本子有愛有耐性就會等到(๑•̀ㅂ•́)و✧


我覺得可能會有人覺得我很無聊orz...


笑到我肚子疼...

當你以為這是迷妹的劣p時,我要大聲的告訴你:它!不!是!

這竟然是官方海報,我只想問:

這些海報究竟是怎麼通過的?


一美,你開心就好....

(一美表示蛋妞比我矮!我終於可以當攻了要把握機會調戲別人!!!)

(然而台下法鯊和禿總....)


"Charles,don't you think I'm handsome?"

這老萬感覺好微妙xd


這是一堆老萬,真的23333

待我砌好了看看是什麼樣的:)

無聊時想到的腦洞

如題

是在想小卷的皮膚比一般亞洲人都要白,加上眼睛是普藍色的,所以自自然然就想到了一個混血兒梗.....


(東卷)畫

東卷,新手文風渣

(設定卷為時裝設計師,東堂是自行車車手)

是說寫完重看了遍,才發現自己的文筆真的生硬到一個點...有必要砍掉重練orz

「呐呐小卷你又在畫畫了啊,最近都在對著畫紙呢,好像比對我的時間還要多吧QAQ怎麼辦!小卷你是和畫紙戀愛了嗎?不要我了嗎?嗚嗚小卷不要扔下我~~」奮身撲向擁有綠色長髮的那人的背,今天的山神仍然正常運作中。

「囉嗦咻!有空就要畫畫來激發一下靈感,不然工作來的時候就什麼都畫不出了咻....」無奈的看著已經變得一團糟的桌面,卷島嘆了口氣,最近的東堂好像越來越黏人了呢...果然是因為最近太專心畫畫,少了陪他的時間嗎...

「小卷啊小卷,既然你都是要練畫畫,乾脆來畫我好了!哼哼哼,不過當年箱學的第一美型,擁有無數女粉絲的我那麼帥,對小卷來說會不會太容易畫呢?不過啊不過啊小卷果然還是畫我嘛畫我嘛,人家好想被小卷畫啦....」對滔滔不絕的對話作自動隔音,卷島也懶得吐槽畫肖像畫和時裝的分別,其實難得今天是休息日,也該陪陪他的咻....嘛,就試著畫吧,盡八的肖像畫!

「那麼就給我坐好咻...不坐好畫不到的咻...」意料之外地,對方馬上安靜下來,乖乖的坐到卷島對面。

「感覺,很久沒那樣直視他的眼睛了呢,太久沒專心地看,感覺都有點害羞了咻。」邊畫著,卷島邊想著。自高三的IH以後發生了很多事,卷島的出國留學,與東堂的分別,明明以為不會再與對方有交集,在他大三的某天東堂卻出現在英國,出現在他面前,跟他說,「小卷我喜歡你,和我交往吧!」明明以為這衹是自己的單相思,當初離開他身邊的時候明明已經決定要把這份感情藏於心底一輩子,冰封,或是忘掉他,讓感情消散於英國的雨水中。他卻毫無預兆地,再次闖入他的心裡,把他心底裡那份被薄冰封了起來的感情慢慢融化。不久卷島畢業後,兩人就自然而然地同居了,每天的早安吻,下班後馬上趕回家與愛人相見,偶爾晚上的纏綿,都讓他依戀不已,甜蜜如夢的生活轉眼已是三年。「如果之後一直都是這樣過生活多麼的好呢咻。」同居快要四年了,卷島在設計圈也漸漸變得有名氣,東堂也因在多項賽事得獎而備受矚目,兩人雖然每天也見到面,距離卻好像越來越遠。就像現在明明是休息日,卷島仍在忙著工作的事....

看到對方停下了畫筆,東堂知道畫作是完成了。「誒誒小卷好厲害!!畫得超級快的耶!!真不愧是我的小卷!」卷島淡淡一笑「畫你都未看,你又知道我厲害?」「因為是小卷你畫的畫啊!我知道你捨不得讓我變醜的!」不假思索,這句話馬上脫口而出。

看見對方興高采烈在看畫的表情,卷島心頭一暖「感覺很久沒出去騎車了啊...要出去兜一轉嗎?」「哈?額當然啊小卷!!要去騎車嗎是騎車嗎你竟然肯陪我去騎車嗎嗚啊啊好高興!馬上出發吧小卷!今次也不例外,我一定會贏你的哦!誰叫我不論美型還是能力都依舊那麼高呢!」看著畫板上那個有帶著傲氣雙目的,精緻輪廓的人,卷島笑著邊應邊追著對方的身影步出家門,騎了上車。

屋外的陽光慷慨地灑落在山神美麗的臉龐上「果然,騎著車的東堂比畫上的他要更加的好看,更加的閃閃發光呢咻。」